87060509@qq.com
  • 阳光宝贝 - []

    2014-09-17

    肚里宝撑着肚子,他似乎要争脱小空间的束缚,他的小手小脚小屁股在我鼓起的肚皮上忽隐忽现。隔壁小孩愣愣地看着我,他可能觉得我和其它人不一样,于是他母亲指着我的肚子问:"阿姨肚肚里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啊?"他眨巴着眼睛,似乎不明白妈妈的意思。"你也是这么来的,知道吗?"两岁的小孩才开始会呀呀地表达他的意思。大人的话基本能懂一半。但对于自己怎么来的,他可能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眨巴着眼睛,似乎天性里又懂点什么,腼腆地笑开了,一个劲儿地往妈妈身后躲。大人们见地这般,却不饶他。"来,摸摸阿姨的肚子!"一边说,一边捉起他的小手往我肚子上放。他更是淘气地争脱了。

    自从怀了宝宝开始,母性大发,见到孩子就喜欢得不行,尤其是刚出生的宝宝。虽然很多都像小老头,吞吃母乳贪婪成性的小怪物,但这小东西干净,纯粹,包裹在襁褓中如一颗白米。小孩都可爱,他们的笑容天真无邪。脸蛋对着你就如一朵绽放的向日葵⋯以孩子为联系,枝伸出许多话题。出于职业习惯,总是先想到孩子的教育。设想小孩十年后背着一堆作业,愁眉苦脸地回家的模样,頁怕那小阳光再也看不到了。有人说如果有条件,要把孩子送出国去受教育,发达国家的教育比国内的好上百倍。我们总是在叹息国内教育的同时,却把更多的钱支给发达国家,或许这是对体制的无奈,谁来改变现状?虽然我们一再讲素质教育讲减负,但是我们的孩子似乎一代不如一代轻松。不少孩子脸上写着世故,让人看了很是反感!

    我看着隔壁小孩奔跑的影子,他越跑越大,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要是他身上还留着一股阳光,无邪的气质…

  • 舅舅

    2014-04-28

    舅舅来了,却又愤愤地走了。一向如笑面佛一般的舅舅最近脾气燥了不少。命运对于这代人来说是不公平的。该读书受教育的时侯却碰上文革,到了应该立业的时候却碰上企业改制,成了下岗工人。为了养家糊口,通过熟人找了份凑合的工作,不科快到退休年龄,企业人事调动,把他给裁员了。于是眼看着要退休享轻福的时候又没了温保,儿子这边又来烦恼,说是要把房子卖了,准备在女方家长附近买新房。舅舅说我们住哪儿?儿子说,这不动迁马上就分房了吗?舅舅这可怒了,这房还没下来,你就要卖房,是要把我赶出去?!可不久他又心软了。他开始担忧儿子的家庭关系,会不会因为他的坚持而闹疆?这媳妇是个嘬女,不满足她的心愿,说不准又要和儿子闹离婚?正是这样的想法,在儿子儿媳的软磨硬泡下,他随他们去了房产中介。故意挂了一个高价,心里最好这房卖不出去,也好摆平这小女人的嘬,儿子的烦。

    不巧的事情总把人逼到绝路上。四楼的老头前不久死了老伴,白事刚完便想不通跳楼自尽,不料却跳在舅舅家的院子里,当场没死,却也奄奄一息了。舅舅夫妻俩怕吓坏了怀孕的媳妇一直没提这事,可两人却已蒙上了些阴影,怕丝丝地呆在屋里,不敢夜里到院子里去。这房子看来是不得不卖了。

    孙子出生了,小家伙长得十分可爱,白嫩嫩的皮肤,五官清秀,他不吵不闹地观察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似乎有很多问题在酝酿。儿子又开口提房子的事。孙子成了再好不过的借口。现在孩子要入学得先有学区房,而且户口要五年的入住房户口。舅舅不禁心头一揪,这不又触到了他的软肋!?他也想满足儿子他们的愿望,至少也尽一份新爷爷的心吧!为此他更萌生对自己的憎恨。为什么自己那么无能?为什么不能满足这一家子的愿望?!他越想越气,居然生出病来…

    他的遭遇是令人同情的,这一连串的事接蹱而至,哪里是一个穷人能承受的?阿姐和姐夫又一次帮助了这个可怜的弟弟。要不是他们拿出一部分自己的积蓄再发动亲戚朋友借助舅舅买房的首付钱,舅舅一家至今恐怕还住在石库门的三层角一一10平米的屋里,连抽水马桶也没有。这次他们为他找了些零碎活。据说是刷墙,焊接社区报刊栏之类的活计。舅舅感激万分,不管能拿多少钱,他觉得一下子有了活下去的动力,很快病也好了!

    拆迁的事也有了眉目!他终于可以在顾村得到动迁房。这样他也不至于去外面租房来满足儿子的愿望,这终于能让他找回一点自信和尊严!他在工地上卖力地干着活,其实出身裁缝的他从没动过那么重的家伙。天气炎热,他顶着烈日,汗流浃背…他不会做的事就请教其它外地工人。年近花甲的人却也经得起别人耻笑!这活虽累人,但一个月也有一万多元,他心中充满爽朗的感觉!裤兜里藏着厚厚的一叠红色钞票,他下意识地摸摸,想象着到家砸在老婆面前的一刹那!

  •